火车票丢了怎么报销_实名制火车票报销_旧火车票哪里有买_Q:3157296373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中国速度的背后:守护“天堑”脊梁的高铁养路人

发布时间:2017-08-23 作者: 来源:
 

  2012年12月26日,当G79次高铁列车第一次飞驰出北京西站,世界上单条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京广高铁全线贯通,正式开通运营,卢子成现在回想起那个风驰电掣的瞬间依旧激动不已,镜片后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北京高铁工务段成立于2013年2月22日,被誉为“中国高铁第一工务段”,也是北京铁路局唯一以高铁为名的站段,地跨京津冀鲁豫,管辖线路里程2712.2公里,负责京津城际、京沪高铁、京广高铁、津秦高铁四条高铁线路的工务设备养护维修工作。

  记者此次探访的北京高铁工务段涿州东高铁线路车间,正是担负着北京铁路局管内从北京西站至保定东站间166公里京广高铁的基础设施管护维修工作,同时开创性地引用综合大数据,结合现场检测、复核,对高铁设备变化情况进行研判分析,摸清规律,研究对策,提高设备质量,从而确保京广高铁正常运营。

  高铁桥梁:架起“天堑”的脊梁

  从时速只有区区40公里的蒸汽机车,到今日高铁的贴地飞行,从“和谐号”到“复兴号”,中国铁路事业的巨变让国人为之振奋,更让世界为之惊叹。截至2016年底,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2.2万公里,发送旅客人数达11.8亿人次,与其他铁路共同构成的快速客运网已达4万公里。

  我国高铁为了保证线路质量和运营安全,大量采用“以桥代路”设计,线桥隧比高达81%,仅在北京高铁工务段辖内,高铁桥梁就达到272座之多。

  当流线型的高铁动车组安全快速地飞驰在高铁桥梁上,逐渐密集铺开的高速铁路网一点点延伸到广袤的华夏大地,中国高铁快速发展的进程已然势不可挡。

  京广高铁始于北京西站,全程2298公里,全线设计时速350公里,现运营时速310公里,一路南下,仅用8小时就抵达“花城”广州。作为我国“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的重要“一纵”,京广高铁纵贯神州南北,在面对昔日阻隔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的长江天堑时,高铁桥梁“飞架南北”,架起了“天堑变通途”的民族脊梁,在我国铁路建设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高铁养路人:“天堑”脊梁的守护神

  当高铁列车高速运行时,对线路质量要求极高,高铁设备的整修标准也相应都在毫米级以下。

  北京高铁工务段自成立那天起,这些自称高铁“守护神”的年轻人就把“严检慎修”的工作准则时刻印在了心里。桥梁巡检工每天的工作就是与工友一起对所有跟高铁相关的桥梁、涵洞、路基设备甚至周围环境等进行养护检修,以保证高铁运行安全高效。

  7月25日下午,京广高铁21公里连续梁桥下,北京高铁工务段涿州东高铁线路车间桥梁检查工区的桥梁巡检工们整齐列队已经做好了进梁检查准备。大家有条不紊地穿好安全带、戴好安全帽、清点工具,桥梁检查工区工长卢子成点名,发布本次巡检任务并分配相关人员。

  按照桥梁检查标准作业流程,本次高铁桥梁箱内检查重点16项,高铁桥下检查重点7项。记者在工友们的帮助下,穿戴齐全,跟随巡检工也一起钻进了高铁桥梁内部,近距离地为京广高铁桥梁进行了一次内外“常规体检”。

  卢子成和工友单传越需要通过搭乘升降车到达永定河特大桥检查用吊围栏旁,升降机最大安全距离可升至地面以上17米的高度,每次最多搭载2名人员。

  随着巨大的力臂徐徐抬起,拉升,中间经过几次停顿调整与吊围栏平台的距离和角度,升降机载着卢子成和小单,缓缓靠近距地面17米高的吊围栏旁。

  巡检工翻过吊围栏护栏,来到金属托架平台上,随后准备钻进高铁桥梁内部进行设备检查。

  如果桥梁高度超出升降机的到达范围,那么巡检人员就只能从略低的桥墩进入箱梁内部,再徒步走到待检段。

  从桥墩顶部到高铁桥梁内部,还需要再向上攀爬2次,高度均在2米以上。两段金属梯架以90°直角被固定在桥梁支座上,空间非常狭窄,一个正常体型的成年人攀爬时,身体几乎是完全贴在桥体上,无法弯曲借力,只能缓慢地垂直向上移动。用小单的话说,“今儿中午要是多吃两口饭,估计就上不来啦”。

  记者跟随巡检小队首先抵达的是长度32米的简支箱梁。巡检工们轻车熟路地逐一低头进入箱梁,根据各自分工开始细致地展开各项检查作业。

  单传越(小单)发现一处桥梁排水管折断,他立即填写在桥梁检查簿上,等下线后对发现问题进行汇总,安排下步整修方案。

  随着桥梁内部发生变化,由普通梁变为跨度更大的连续梁。连续梁跨度为40-64-40,入口高度在1.45米左右,内部坡度增大,最高在2米以上。上下梁内检查通道难度系数增加到2.0,个别上下跨度较高地点,需要手工架设简易扶梯。

  越往前走,光线越昏暗。原来,梁内呼吸孔被小鸟做的鸟窝堵住了。单传越一边掏一边介绍,“这些草都是我们在检查附近的‘呼吸孔’时清理出来的鸟窝,时常会发现鸟蛋、小鸟什么的。你看,这个嘴巴还是黄色的,是个小雏鸟。”

  这些堵塞“呼吸孔”影响桥梁呼吸的杂物必须及时清理,防止长时间堵塞,造成其他危害。巡检工一般会将那些废弃的鸟窝“打包”带走,一些有幼鸟居住的鸟窝在不影响梁内通风的情况下则尽可能地保留下来。

  当天的检查告一段落后,大家分批乘升降车返回地面。

  由于高铁桥梁内部结构复杂,钻上跳下,一天5、6个小时的检查作业往往只能向前推进三、四公里,且全部都要依靠工人们徒步行走、实地巡检记录。

  用脚丈量高铁线路的每一公里

  单传越,黑龙江肇庆人,90年出生,戴着黑框眼镜,因为年龄小,大家都叫他小单。常年的室外作业,小单的脸被晒得黑红黑红的,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白白的牙齿,嘴边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小单的身材一点也不小,1米8几的个头,高大壮硕,看着很是威猛。万万没想到的是,男子气概十足的小单是个恐高的90后。

  2013年,小单第一次参加桥梁支座的检查作业,距离地面高度也是16、17米。小单在原工长的带领下,一半是自己硬着头皮,一半是工友们的鼓励助推,战战兢兢地上了升降机。随着高度逐步攀升,小单只觉得自己小腿肚都在发抖,心率也快速飙升,眼前也开始发晕了。直到站稳在平台上,还能感觉到慌乱的小心脏在“突突突”。

  小单告诉记者,以梁内检查来说,工作内容以年为周期,每年在高铁桥梁内徒步行走150公里,“可以说,这150公里是我们每个人用脚一步一步丈量的高铁线路”。

  如今的小单与当初那个恐高的孩子已不可同日而语,他刚刚升任涿州桥梁检查工区副工长,去年成了家,媳妇肚子里的娃预产期就在下个月。他坦承,现在依旧会跟自己的“恐高”基因顽强斗争,“不过,你看!我有这个,就什么都不怕不怕啦!”小单得意地晃晃脚上媳妇专门买给他的 “财神”小布鞋,笑得无忧无虑的模样有着90后特有的乐观。

  “高铁线上每一公里都流过汗”

  卢子成是80后,河北保定人,白净的脸,鼻子上架着拉丝半框眼镜,看起来更像一个“文弱书生”,精瘦有力的中等身材,轮休的时候会去打一场篮球。他毕业于华东交大桥梁工程专业,是个稳重、踏实又细心的大学生工长。

  高铁桥梁养护的工作环境极为特殊:桥面检查是“昼伏夜出”,要等到夜里高铁列车停驶后才能进行;桥梁内部检查却是白天干着“夜里活”。因为桥梁内光线昏暗,微弱的亮光只能从呼吸孔透过,几乎全封闭的空间里,空气流动性很差,憋闷令人呼吸不畅,十分难受。

  梁内的检查养护琐碎繁杂,大到桥墩,小到螺栓,都需要上下攀爬,测量精准度,冬季因为衣服穿得多,行动极为不便;到了夏季,箱梁内部就像一个加强版桑拿房,巡检工闷在里面一边认真地实地检测每一处,一边详细记录在册,身上的工服被汗水完全浸透,湿嗒嗒地贴在皮肤上是常有的事。为了避免巡检人员出汗过多、体液失衡导致中暑,卢子成习惯随身携带藿香正气水,必要的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对此,卢子成淡淡地笑着,“工作嘛,这么些年也习惯了。可以这么说,(管内)高铁线上的每一公里都流过(我们的)汗”。

  每当夜晚来临,桥梁巡检人员开始从车间出发,去往待检查区段,卢子成说:“别人睡得最香甜的时候,就是我们干活的时候”。如果算上作业准备及下线回到驻地,平均工作时间超过8个小时,常常是凌晨5、6点才躺下,而卢子成只有听到第一辆确认列车平安驶过,才能放心地睡去。

  卢子成至今都还记得京广高铁开通前那几个月,“大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在简易房内将就将就”。

  2012年12月26日,当卢子成和他的伙伴们携带应急处置装备“全副武装”地坚守在线下时,京广高铁的第一趟列车从眼前呼啸而过,那“唰!”地一声仿佛世间最美妙的音乐。

  卢子成说,“咱们国家对高铁的发展很重视,毕竟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交通兴则百业兴。中国高铁桥梁多,设备多,我们作为桥梁检查维护的专门人员,责任重大”。

  由于常年24小时全程应急,卢子成很少回家。有一次,他难得回家休息,发现已经1岁多的儿子能够叫遍家里所有人的称呼,可唯独不会叫“爸爸”。说起那一刻,卢子成虽然在笑,可那笑里的心酸与愧疚满满地写在脸上。

  “中国速度”追风逐电的背后

  当人们津津乐道中国高铁的安全快捷、“零距离换乘”和舒适候车等一系列人性化设计;自豪于后来居上、全面自主的高铁技术;惊喜于中国高铁“走出去”,在海外市场与日本“新干线”同台竞争,难分伯仲;

  当中国高铁位居“新四大发明”之首,成为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在华留学生最想带回家的“中国特产”;

  “中国速度”追风逐电的背后,是专业又敬业的高铁养路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深夜里呵护承载着高铁列车贴地飞行的“坚实路基”;

  是年轻的高铁线路桥梁守护者怀着一颗对高铁的敬畏之心,默默挥洒奉献着别样的青春岁月;

  更是无数个像小单、卢子成那样的基层铁路人孜孜以求,隐身于辉煌背后,却亲历中国第一代高铁从“婴儿”不断成长为茁壮“青少年”的每一个历史瞬间。

  2007年,“和谐号”动车组列车正式投入运营,中国铁路进入高铁时代。

  2012年世界单程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京广高铁全线贯通。

  2017年,宝兰高铁通车。至此,我国“四纵四横”高铁路网基本成形,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高铁成网运行的国家。

  十年间,中国高铁用独特的方式成为印证“中国速度”的响当当的名片。这张名片的书写者正是中国一代又一代的铁路人,他们用平凡却始终如一的付出,亲手铸就了中国高铁令世界瞩目的奇迹,而中国铁路人的故事又岂是十年能讲得完的。

 
版权所有 旧火车票收藏中心
咨询QQ:3157296373
http://www.jhcpgm.com
友情链接: 火车票丢了怎么报销_实名制火车票报销_旧火车票哪里有买_Q:3157296373
手机版
打印旧火车票_打印二手火车票_旧火车票_Q:3157296373
定制旧火车票报销_定制火车票报销_旧火车票_Q:3157296373